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一见钟情的处女同事
一见钟情的处女同事

一见钟情的处女同事



  这是我心中永远的痛,永远的记忆。


  燕很瘦,1米6的个子,才只有40公斤,没有丰硕的胸和臀,但却是那么迷人,那双难得一见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就象那琴拔子,每眨一下,都在我的心弦上弹拔了一下一般,心胸总会是醉醉的。


  她说,回来看看,一年多没见父母了,怪想的,我要留年呢。脸上挂着淡淡的表情:天底下只有父母的感情才最真!我知道,她还在怨我。


  面对着燕,我全然直不起腰,那针扎一般的心痛仿佛一直腰,胸就要爆一般。


  的士忽然停下,大老伸出头问要车不?我烦躁的摇摇头,低头自顾走。


  心里酸酸的,燕还是那么美,都五年了,脸上并没有沧桑的痕迹,瘦的人总是不容易老,我说,你怎么还是一个人?


  燕还是一脸淡定,早呢,不急,心都死了,一个人过得挺好。我知道是我伤的。


  那一年,我对她说,即便是离婚了,我都不可能娶你!后来她告诉我,就是这句话,让她差点从住的12层楼上跳下去。


  摩托车滑着一优美的弧线,在我面前晃过,差点撞上我,NND他还骂找死!


  我一脸茫然,我这是怎么啦?


  那一年,燕来公司应聘,坐在我面前,一袭苹果绿的T恤和齐膝的短裙,齐耳的短发,额上的刘海并没有遮住那双极其美丽的大眼睛,一副恬静的样子,身材很瘦,不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我喜欢丰满而曲线玲珑的样子,可燕的这双眼睛,还是我这一生中见过的最美的!没有一位明星的眼睛,有这么动人心魄的气质!


  是不是一见钟情,我不知道,只知道,从此,燕就是公司的一员,我的目光,竟从此在追寻着另一双目光,无法控制。


  喝着红酒,燕的脸显得红扑扑的,分外妩媚,只是那双眼,好象深不可测,扑朔迷离……


  我轻轻的说,你这双眼睛,不知道害了多少人啊,没有人能够抗拒!


  燕仍旧一脸淡定:可照样逃脱不了被抛弃的命运!


  狠狠的骂自己笨蛋!竟去挑拨她那死去的心和伤心的往事!自讨没趣!


  我们很从容,坐在一起,炒了两个菜,一瓶法国红酒,照旧喝汤,那是我们很喜欢喝的汤。


  那一年,她爸爸和一家人请我吃饭,也是喝的这种汤,很有粤菜系里的汤的味道,很清甜。


  燕爸爸说,我们一家人都很感激你,丫头大学毕业,一直不去工作,总是不满意单位,可对你公司,却是一见倾心,我们经常可见到丫头甜甜的笑了。那时,才知道燕爸爸和我是同年。


  我说,燕子是很优秀的一位女孩,公司很高兴能聘到她。


  以前我是从来不接受下属或其亲人的宴请的。


  “干”,一杯法国红酒,一饮而尽,脸上那淡淡的红把燕显得更加的妖艳!


  我的酒量不好,一杯下去,脸上早已象关公一般了。


  那一年,也是红酒,也是有点晕晕的,我们竟然第一次相拥相吻,那唇凉凉的,竟象我第一次和妻的吻,也是凉凉的,带点颤抖。


  在公司工作半年多,一天晚饭后,收到燕的信息:去K歌吗?心情一阵激动,去啊。公司的内部网上有内部QQ,我们经常在空闲时间聊天,多聊社会、人生,也聊笑话,还聊轻装走人生的路。不时的,发自内心的赞美一句:你的眼睛是我见到过的最有气质的最有震撼力的眼睛!燕常开玩笑,说我是老夫子,不懂情趣,没有应酬,天天守着家,敢不敢去K歌呀?我当然说没有问题。


  这次就真去了。


  希望发生点什么,却又怕发生点什么。


  我们随着“曾经心痛”的慢四步,轻轻的相拥着在偌大的舞厅里旋转着。我依然是正经的接触,不敢越雷池一步:燕毕竟是我女儿辈啊,喜欢只能是在心里。


  然后,是红酒,然后,燕说,头好晕,我扶着她的肩,关切的问怎么啦?再然后,顺里成章的她便倒在了我的怀里,连同我,也晕了。


  这便是我们的处女的吻!


  昏暗的包厢里,猩红的灯光,燃烧的酒精,早就把我的理智之堤冲垮!我们疯狂的揉挤着对方,软软的舌侵入对方狠狠的吸着,吮着,手照旧的不停,伸入胸罩内,天哪,那看上去瘦瘦的胸前,竟有一对极品乳房:半球状、比手掌略大、乳头小小的、极具弹性,完全是一片未开垦的处女地啊!


  燕在我的疯狂吸吮下,全身发软,直往沙发上倒去,我搀扶着她,一同倒在宽大的沙发里,饥渴的欲望,把我们燃烧得如痴如醉,似狂似疯,我们早已不顾一切,脱下了对方的上衣、裙裤,光滑平坦的小腹下面,是那令人疯狂迷人的三角地带!稀稀的阴毛,丰满的阴阜,会阴部早已春潮泛滥了。


  我腾出手来,准备脱内裤的一刹那,一激灵,我竟然吓醒了,天哪,我这是在干吗?望着迷醉在沙发上的燕,我赶紧搂起她,帮她把裙裤提起来,帮她整理好凌乱的衣服,轻轻的说,对不起,你太美了,我差点没控制住。


  燕一脸幽怨的看着我,说,对不起,是我不好。


  思绪,几年的时光,竟然只掠过几分钟时光,看看,才走了一站公交路。气温才2度,竟不觉冷。


  自从那次以后,我们有好久没有说话,在公司里,她每见我的时侯,总是低着头,不看我。我也很尴尬,毕竟,我们有吻,那天她说,这是她的初吻,想起和妻的吻,竟然一样,我相信燕说的是真的。


  我拚命的喝酒,其实酒店里的服务员都和我很熟悉,她们在窃笑:呵呵,酒不醉人人自醉了,老总有点失态哦。


  借着酒劲,我把坐椅移近一些燕的旁边。我说,造化弄人,其实我一直也不轻松。


  感情伤害是双刃剑,伤燕的同时,也深深的刺伤了自己,再说,千真万确,我爱燕,很爱。


  燕一脸的不以为然。我知道,到现在,她仍然没有真正的原谅我!


  或许这辈子,燕都不会原谅了。


  尴尬的持续了不知过了多久,有一天,在一家酒店吃过晚饭,独自一人沿着河堤无目的的徜徉,昏暗的路灯下,一个极其熟悉的让我心跳的身影映入我的眼帘,是燕,她和一个年轻的警官面对面的坐在草地上说着话。


  一刹那间,大脑竟然一片空白,我的心就好象被剐一样难受!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到公司的。


  回到家,妻关切的问,怎么啦?你脸色好难看。没喝酒,脸不红,倒显得苍白。


  眼睛不敢看贤慧的妻,只说,可能感冒了,很难受,睡睡可能就好。


  一睡,就是两天!


  击败男人的最好的办法,不是商战,不是武力,是情!


  难怪,文人们会说情天恨海!


  两天没去公司,妻每天给我做粥喝,小心的侍候着我。


  第三天,全身无力,虚虚的回到了公司。员工们都关切的问侯着我。唯独不见燕。


  习惯的,打开内部QQ,竟然有数十条信息,对,是她,全部是燕的。


  两天见不到你,心里空空的,听你妻子说,你病了,一睡不起,很想去看你,可不敢。家里给我介绍对象,是公安,我不喜欢,那天家里人安排我们见面吃饭,吃完后,要我们在附近草地上坐坐,你不知道,那时侯,真想有你在身边,我好怕,好怕离开你,一说介绍对象,就仿佛要离开你,心里就象刀剐一样难受!能给我参考参考吗?你不知道,没有你在身边,我是多么的无助!


  好点了吗?你再不好,我一定要想法子去家里看看你……很朴素的说话,却让我如饮甘饴!


  我知道,她仍然不知道我心中的秘密!


  她不知道,那两天的病,全然是因为她!我无法回避一个事实,我爱她!


  一阵寒风吹过,头上的酒精好象有点退去,走到桥上,看看河中流淌的水,静静的,可我的心却在波澜壮阔!


  是的,我爱她,爱燕,她很普通,但做事很敬业,为人很质朴,不喜欢化妆,走路轻轻的,象一袭温和的风。我们在内部QQ上聊得很投机。她的眼眸很清沏,很亮,笑起来牙不好看,可却给这双美目平添几分妩媚。燕很瘦弱,好象随时会被一阵风吹走似的,好生让我心疼,总有一股无言向上的力量想要呵护她,疼她!


  记得,小时侯,老师常常说,我们在遇到诱惑的时侯,脑子里常有两个小人在打架:一个说,不要紧,享受它吧,这是个坏小人;另一个说,不,这不是我的,我不能拥有它,这是个好小人。真正的好人呢,就常常是好小人打胜战的。


  自从燕进公司的半年多,我的大脑里,就常常是两个小人在打架了。到现在为止,未分输赢!


  人真是一个奇怪的动物,或许是因为有思想,才会有虚伪的举动。


  在内部QQ上,我回复道:燕子,请记住,我永远是你最好的朋友,是你的长辈,你可以叫我叔叔,不,是叫伯伯(我比她爸年长三个月),我很喜欢你,你是一位极其优秀和美丽的女孩,你的气质很高贵,你的命运,绝对不是只生活在这样的一个小城市的,以后,你会到更远的地方更大的地方上班生活,一定会的,你是那样的上进、善良。记得有一位哲人说过,一个人,具备善良、正直、敬业的特质,加上善于反思,就具备百万富豪的特质。这些特征你都有,祝福你!


  你一定会拥有一个幸福的婚姻!


  表面上,坏小人打输了。


  可能是看了我的信息,一连几个星期,我们相安无事,天天能看到燕,燕就是身边,虽不可及,却让自己的心感觉恬静。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已是深秋。


  我越来越相信“缘”,中国的文字真是很奇特,一个缘字,真是代表着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燕的生日,公司会给一份礼物。


  那天,燕发QQ说,能陪我单独过生日吗?


  正好没事,回道:当然。


  这是一个令我终身难忘的周日。燕的生日。


  燕带了好多干粮,上午我们一起来到离公司所在城市5公里之外的一个以山为主题的公园。燕说,很久没有爬山了,山上的秋风吹吹,想想都觉得爽。


  一路上,我牵着燕的小手,保护着她,上到了山顶,在高高的塔顶,我们吃着干粮,俯眺远方,真是心旷神怡!


  人真是一个奇怪的动物。不时碰触到燕肌肤的嫩、闻到燕秀发的香,真是心意猿马!一点也不觉累!


  燕玩得极其开心,在公司,很少看到燕大笑的,在山顶上,燕的笑声传得很远,就仿佛她以后走的路。燕的每一个动作,都显得那样的优雅可爱,心中常常生出想拥抱燕的欲望。


  望着和我一起在街上行走的一些被羽绒衣包裹得另有一番迷人的美女,残存的一些酒精,让我深深的吞下一大口唾液!NND,世界上总是那么多的诱惑。


  男人的诱惑比女人的要多多了,不仅仅要抵制金钱的诱惑,还要抵制美女的肉体的诱惑!唉,如果是当地下党,一定是个当叛徒的料,要我过美人关,门都没有。


  造化弄人,我终究没有过去这道美女垒起来的坎!


  刚刚还是阳光灿烂,转眼,天穹就低下来了,仿佛触手能及。


  秋天很少雷电交加的,这次偏偏就不。


  我把它解释为天意,给自己享受诱惑找个理由。


  半山腰,一个铁皮架下,是山道玩具车的所在。瞬间就已是倾盆大雨,雷电交加!这真是天意啊。


  天暗得看不见了,铁皮架下并没有坐的地方,四面透风,我们紧紧的相拥着一起,剧烈的闪电划破天空,击中铁皮架上的电线,闪着火花,巨响的雷,震得地动山摇,十分的可怕!


  我们全身湿透,紧紧的拥抱着燕,也并不觉得寒冷,胸前感觉到燕粗重的呼吸和我仿佛要蹦出来的心跳!


  天穹好象被闪电划破一般,雨,没完没了的下。


  燕似乎一点也不怕,她紧紧的靠在我的胸前,双手搂着我的腰,脸不停的在我的胸前拱着、吻着,仰起来,吻我的颈和脸和唇,处女的气息真真的十分诱人,象一团烈火,仿佛把我融化!


  我们紧紧的挤揉着,吻着,吸着,唾液与雨水混在一起,头上、身上、地上,雨水相连,天人地合一!


  那刻,大脑里一闪:如果此刻我们交合,生下来的说不定是扭转乾坤的领袖人物!


  然而,我们毕竟是极其普通的凡人。


  另一个念头也闪过:假如此刻被雷电击中,明天,绯闻就会让美丽贤慧的妻坠入万劫不复的地狱!那一刻,我第一次感受到恐惧!


  可此时此刻的燕,正温馨的靠在我胸前,享受着一个成熟男人的体温。


  离公司怎么那么远?我又深深的咽了一口唾液,风依旧那么大,酒店大厅里,酒已喝得过半了,燕把一张银联卡放在我的面前,这是我以前给她的,说,还给你,里面还有五万元,我几年凑起来,存到五万,应该够了。


  那一年,燕被我送往南方一个大都市,我告诉她,那里朋友开的一个公司需要文员帮忙,你去那里帮助一段时间。走时,我给了她五万元,说,大城市,花销大,放着用吧。


  燕说,密码没有改。是她的生日。


  当作那么多人的面,我没有流泪,再说,男人很少流泪的。要流,都是往心里流。我十分痛苦:你非得让我一辈子受良心的折磨不成?我欠你的,这辈子是还不了了。


  燕十分的冷漠,说,不必,你也不欠我的,那是我自愿的。


  燕那十分好看的眸子,望着远处,深邃,迷人,说,不要责备自己,我爱过了,虽然短暂,虽然已心中无爱,可毕竟拥有过,谢谢你。


  我的心,酸酸的,想哭。


  雨,依旧没完没了。


  对燕说,走吧,淋回去,山下有宾馆,去把衣服烘干,别冻着。


  她不愿,说,我早就想有这么一天,能和你,天地之间,只有我们俩个,抱着,到死都愿意!


  听得我的心都碎了,我没有资格再拥有一个好女孩的爱了!爱是排他的,我有一个美丽贤慧的妻子,她爱我胜过一切,我也爱她!在燕的耳边,我告诉她,燕,我也非常喜欢你爱你,可我没有资格!我的妻是天地下最善良的女性,我们不要伤害她好吗?


  燕大声喊:不!我不要听,我就只当你一天妻子都行!


  泪流满面。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了。


  我搂住燕,说,听话,我们走吧,下山去,别冻坏了,别让我心疼好吗?没有等她回应,抱起她,冒着倾盆大雨,就往山下走去,她好轻。最多四十公斤。


  宾馆没有紧急的干洗业务,内地的三星,真不怎么样。


  710,这个我永远都记得的号码,在这里,我让一位美丽的女孩,走完了从女孩到妇女的路!在这里,有那永远印记在我心灵深处的鲜红鲜红的处子的血!


  它象刀,象刺,象火灼一般,在我不算坚强的心上烙上深深的印记!


  没有干洗,只好自己洗了,燕洗好身子,裹着浴巾钻到被窝里看电视去了。


  我衣着湿湿的内裤,在另一张床上给燕用电吹风帮她吹湿衣,不然,今天我们无法回公司了。


  朔风依旧凛冽,思绪着远去的美好时光,竟觉得浑身发热。


  第一次近距离欣赏裸体的燕,真是上帝杰作!平时看上去那么瘦,可裸着的肉体竟然美得耀眼!让我第一次感到自卑,为自己略显苍老的皮肤深感羞愧。


  没有什么字,没有什么词,能够表达此刻燕那极品的裸体,可惜了我不是画家。


  花了整整一个小时,才把衣服吹干,晾好。来到燕的床边,她早已睡着了。


  湿湿的我,很不舒服,也去洗个澡,光溜溜的在浴间,被热热的水冲刷一会,竟然感觉下体热涨涨的,胸中升腾起一股强烈的欲望!


  饱暖思淫欲,这是自古以来的人性的弱点!


  熟睡的燕,呼吸平缓,红扑扑的脸显得煞是娇艳,晶莹性感的唇、嫩白细腻的颈、勾突有致的胸,就象一块巨大的磁石,深深的吸引着我的眼球,让我迈不开步去。我的脑子里早已象一团粥,糊糊的,胸中涌起一股巨大的膨胀力,仿佛整个身体在升腾、羽化,裹着浴巾的我,下体早已横空出世!


  在那一刻,我相信没有人能够抵挡这巨大的诱惑!


  轻轻的,滚烫的唇和燕印在一起,一股电流流布全身,忽然燕一把把我搂住,软软的、烫烫的、湿湿的唇和舌早已把我的全然吸入,交叠、吮吸、吞吐、包绕,津津玉液,人间极品!裹着的浴巾双双脱落,光裸着完全融合一起,早已分不出你我,那种灵与肉、水与火、天与地、心与心的交融,硬硬的长长的在燕美嫩雪白的三角处晃动着寻找着入口,在燕汩汩流出的玉液的导引下,红紫发亮的部份慢慢的把燕那处子的双唇往两边挤开、挤开,一点一点的挺进,疼痛让燕忽的痉挛的夹起腿、然后张开,长长的猛然一阵突破,全根没入,燕大叫一声:好痛!!!


  紧紧的抱着我,指甲陷入我背上的肌肤,燕好象一下子没了呼吸一般,痉挛的让我窒息了去……


  那一年,燕18岁。




  素来以强劲持久而自豪的我,只一百多秒,就升入了天堂……燕咝咝的吸着气,轻轻的说好疼,腿一缩起就疼,做爱并不象那些已婚的朋友说的那么神。低头一看,白白的床单上,有一块耀眼的处子的红。


  这是意料之中的,每天相处的所有举动,燕都无不处处透着处子的气息。


  “头”,燕一直都是这么称呼我的,从进公司的第二天起,她说是听别人称呼我才这么叫的。燕说,她喜欢这个称呼,“头”,好好玩的。她说她有恋父情结,在学校时,就暗恋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师,觉得他是世界上最帅的男人。


  燕说,应聘的那天,一下子就被我的平易亲人的气度折服,原以为,老总一定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吧。没想到,竟这么年轻。


  燕说,在公司里,很难集中思想上班,老是想见到你,就是看到你QQ上的那个头像我都觉得异常的亲切,开会时,你在台上说话,我都感觉十分骄傲,仿佛你就是我的,这么棒的你是我的。


  燕说,那天听说我病了,她一夜都睡不安稳,老想着怕我出问题,老把我的病往坏处想,越想越害怕,怕从此就见不着我了。她说,她无法接受从此见不到我的那个事实。


  我的心都碎了,真不知道是何时修来的福,能得到如此清纯美丽的女孩如痴如醉的爱!


  我必须告诉她,她的爱是有回应的,我也爱她,不然,对她来说,太残酷了。


  搂着燕,我告诉她,那两天的病,全然是因为她。她一下子惊呆了,泪,猛的流淌,燕又扑在我的怀里,嘤嘤的哭了好一会,喃喃的说,原来你是爱我的,原来你真是爱我的……


  她再一次疯狂的吻、吸、揉、挤,我们再一次的陷入疯狂的交媾之中……又一次出血,细小狭窄的通道,艰难的容纳着高度发育粗壮的男人的根,它在那暖暖的、软软的、紧紧的充满着吸力的处子的体腔里,再一次的泄光了我全部的积蓄!


  咦,公司怎么越走越远了?四顾看看,原来在桥头就拐了弯,沿着河堤徜徉着,数年的光阴恍如隔世,这是一条我多么熟悉的路呀。


  自从燕的生日之后,这条杨柳依依的河堤便是我们经常散步谈心的地方,离公司不远,但树叶茂盛,加上沿路的杨柳,晚上,却是一个散步的好去处,五步之外,便不能视物。这也是一个危险的所在,离公司不远,很容易被别人发现的。


  后来才知道,公司里,除了妻,员工们都知道了我们的事,他们都很早就知道燕看我的眼神是一脸的向往和憧憬,眼光闪闪的,透着一位少女对钟情男子的情愫。证实这点的,就是在这里被人看见我们拥抱的身影。有一个主管私下跟我说,都是燕害你荒疏了公司的好多业务,如果公司倒了,我们都找她算帐去!这是后话。


  我知道他是为我好,我也知道,办公室恋情的确危害很大。


  可那时的我,远无法克制自己,燕太好了,她点燃了我青春的激情,我似乎重新回到了我的青年时代。


  在燕的面前,男人的另一种成就感在胸中升腾。我喜欢她一脸灿烂的幼稚的面对我听我说我从前的故事,那神情,仿佛是在和我一起重温往日的时光。有时她会很天真的问上一二句让人听了捧腹大笑的话语,真真的很令人陶醉。


  以前我常常为小说里的故事所感动,常常羡慕小说里男主人公的被女主人公爱得死去活来的情景。


  没想到,我和燕的故事,全然就是一篇长篇小说!


  小说来自于生活,我为自己的发现感动得一塌胡涂!


  那段相爱的日子是多么值得怀念呵。


  每天,我吃过晚饭,就惯例来到公司处理管理上的业务,没有秘书,所有的文书处理都是自己做,因此,晚上便是我在公司处理事务的时间。自从有了燕,这个时间就有一半给了燕,其实,我们在一起,很多的时侯只是聊聊天、相拥相吻,很少做爱,燕老说做爱是一件很脏的事情。她非常满足于被我拥在怀里,静静的听我心跳、听我说故事、听我谈人生的情景。


  每次情到浓处,我都有强烈的进入燕体内的欲望,燕老是说,头,你的性欲很强耶,为什么这么喜欢做爱呀。唉,真是一块没有开发的处女地。被她一说,还真有点感觉自己很下作,怎么只想着做爱呀?


  燕非常依附我,几乎什么事都要和我说,问我的意见,晚上散步分手后,她还一直不停的用手机发信息,记得那半年来,每个月的手机信息费就高达四五百元!想想真是的,移动给了无数男女交往的平台,最古老的男女情爱也给移动带来巨大的利润!这也是一种食物链吧。


  可以看到公司了,那熟悉的门面象给我注射了一支兴奋剂一般,原本步履蹒跚的我,加快了脚步。花了半辈子的努力,才创建了这家公司,几年来,业绩不错,不论多么的累,一到公司,就浑身是劲了。离开公司太久,便会象抽空了要虚脱了一般。


  有点晕了,燕说,这酒还真有点后劲。其实,燕是不太喝酒的,酒量并不好。


  也许是借着酒劲,燕问,我走之后,你还有别的女人吗?


  红得发紫的脸,笑起来一定很难看的。我苦笑说,在你心目中,我就是那种滥情的人吗?


  你的欲望很强的,不是吗?燕淡淡的说。


  才相处几个月,燕就知道我是一个性欲特强的人,仿佛有使不完的精力。燕说,你的精力太旺盛了,创业都用不完你的精力,我对这种事没有多大兴趣的。


  这点燕真是冤枉我了,我心底下不否认我的性欲很强,可和燕我们并没有很多性爱。


  燕是一个纯情的人,爱情至上,可能是读多了琼瑶的小说吧,性与爱是分离的。她总觉得,男女相爱,有爱就足够,性只是偶然需要的。燕从来不愿去开房,她觉得去那种地方,无非只是为了做爱,好象给纯真的爱掺了假一般。她的住处又是集体宿舍,老总办公室她又从不进来。要找一次做爱的机会常常要费好一番心思,燕才不管这些,她并无很多这种欲望,只要和我在一起,相拥说话,她就极其满足了。


  燕又是个极其爱面子自尊心极强的女孩,她从来不在办公室和我亲昵,只在她自认为很安全的地方、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和我拥抱。


  发现燕的性敏感区是耳垂是极其偶然的!那天,下班了,燕没有象往常一样和同事们去食堂吃饭,还在公司办公室整理文件,路过时发现门未关,一看,是燕,一阵兴奋,偷偷的从燕的后面搂过去,她转头一看,“啊?头,是你”,兴奋的靠上前来,背向着我,闻着她特有的发香,一股电流从背脊处升起,陶醉的去吻燕的耳、耳后和耳垂,真是奇迹出现了,燕没有象平常那样讨厌在办公室有过份的亲昵,只见燕闭着眼,呼吸一下子粗重起来,微隆的胸部急剧的起伏,全身象被抽去筋骨一般柔软得全然粘附在我的身上,骤然感受到燕全身象散发着热气一般的滚烫滚烫!


  燕转过身搂住我,呢喃的说“我要,我要你进来”,天!从来没有从燕的口中听到如此淫荡消魂的声音,这简直就是一注极强的兴奋剂,好似超剂量的注入我的血液,瞬间我们便如发情一般疯狂的在办公室内翻转混战,大脑间仅存的一点警觉让我搂着燕旋转着移近大门,顺手关上反锁,燕似发情的母猪一般,三二下就把我的衣服脱个精光!


  她的臀部大幅的扭动,把我推在凳子上坐着,女上位的坐将上来,从来没见过燕的玉门如此的淫液泛滥,坚硬的男根好不留情的全然没入她狭窄的体腔,站立的双腿紧紧的夹着,极度膨胀的根难于忍受这极度的夹击,在我拚命的吮吸燕的玉乳的一瞬间,我和燕几乎同时的从胸腔暴发出极度兴奋的大喊,一泄如注!


  自此,我便知道,如何让燕也一起享受这性的欢愉,没有吻她的耳时,怎么样都撩不起她的情欲,只要吻她的耳,便能让她很快的进入疯狂。


  这样的快乐时光,我们持续了半年左右。


  我苦笑说,欲望很强并不代表可以滥交的。我知道,燕一直以为我对她性的喜爱远多于爱她的人,所以才会最终放弃她。


  
【完】